您的位置:首页 > 铚傜枟鏂囧寲

我国历代古籍对花粉医疗保健的记载

蜂疗医学网  2014/7/14    作者:admin    阅读次数(6687)

摘要我国是应用花粉于食疗、美容和治病祛疫最早的国家。众多古籍对花粉用于医药、食疗和美容化妆的记载颇多,趣闻层出不穷,充分表明花粉乃我国传统多用天然佳品、名贵药材。

我国是应用花粉于食疗、美容和治病祛疫最早的国家。公元前2公元前1世纪,在《神农本草经》中收载的365味药材中就有香蒲花粉,名曰蒲黄、列为上品,“味甘平,消瘀,止血,聪耳明目。”“主治心腹寒热邪气,消小便,消瘀血,久服轻身,益气力,延年。”

汉代张仲景(公元3世纪)著《金匮要略》中记有应用蒲黄活血化瘀,治各种病痛。《本经》中载有,蒲黄“主治心腹膀胱寒热,利小便,止血,消瘀血。”

唐代苏恭《唐本草》中载有,松花的花粉,真名曰松黄,甘温无毒,主润心肺,除风止血;亦可酿酒,三月采收拂取,正如蒲黄,久服轻身疗病。同时在《新修草本》亦有相同记载。唐代甄权《药性本草》,记有花粉可“利水道,通经络,止女子崩中。”

宋代寇中名著《本草衍义》中,记有“蒲黄以蜜调如膏,食之,以解虚热。”宋代《诸家本草》记载花粉可治疗“血气心腹痛,血运血瘀,颠扑血闷。”

明代药学家李时珍《本草纲目》中,有“松花和白糖,印成糕饼,食之甚佳”,还记有花粉制成的美容方,即以红、白莲花蕊及桃花、梨花、梅花等花蕊配制而得,专门用来治疗粉刺、雀斑等面部皮肤疾病。

花粉用于医药、食疗和美容化妆事例颇多,趣闻层出不穷,充分表明花粉乃我国传统多用天然佳品、名贵药材。早在晋代,人们就发现了松花粉的价值,相传在当时的白州双角山下有一口“美人井”,常饮此井水的人都身强力壮,延年益寿,肤色光洁,养颜美容。就是因为井边长满了象征长寿的青松翠柏,每年春天都有大量的花粉飘落井中,日积月累便使井水变成了名副其实的 “营养保健口服液”。北朝民歌《木兰诗》中,有“当窗理云鬓,对镜贴花黄”的诗句,可见我国古代民间女子应用花粉美容已较普遍。

唐代元载之宠姬薛瑶英,幼时长期食用其母所做的“香丸”(用花粉发酵处理后做成的内服美容丸),长大以后,肌肤柔润,笑语生香,元载称她为“香珠”。彭大翼在《山堂肆考饮食卷二》中,记载唐代女皇武则天自寻得花粉能延年益寿、健美增艳的妙方后,成为花粉嗜癖者,每逢盛花季节令宫女在御花园中采集花粉和米捣碎,加工成“花粉糕”,供自己享受,有时也赐予群臣共享,年过八旬,老而不衰。唐代诗人姚合以松黄治愈眩晕、胃痛之苦,写下“以服松花无处学,嵩阳道士忽相教,朝来试上高松采,不觉翻倾仙鹤巢”。唐诗人孟郊患头昏易忘症,竟用蜂花粉治愈,对养蜂人收集蜂花粉颇感兴趣,在《济源寒食》中吟到“蜜蜂为主各磨牙,咬尽村中万木花,君家瓮瓮今应满,五色冬笼甚可夸”,“蜜蜂辛苦踏花来,抛却黄糜一瓷碗”。还有唐诗人李商隐被贬时,患上阳痿和黄肿病不得好转,甚为痛苦,后经玉蜀黍(玉米)花粉治愈,留下“标林蜀黍满山冈,穗条迎风散异香,借问健身何物好?无心摇落玉花黄”的诗篇。

宋代方勺在《泊宅篇》中记载一妇女舌肿满口,不能出声,经医生用花粉(蒲黄加米)治愈,后来南宋赵湛皇帝亦患舌肿满口之疾,安医以复方“花粉”治愈,此事收录在《芝隐方》中。北宋诗人欧阳修擅以花粉延年,并向皇帝宋仁宗奏报,“欲知却老延龄药,百草摧时始见花”,“我有一樽酒,念君思共倒,上浮黄金蕊,送以清香袅,为君求朱颜,可以却君老”。花粉酒在古代颇为流传,就其制法,多有记述,如明代邝瑶的“菊花花粉酒”,北宋苏东坡的“松花酒”以及杭州“梨花花粉酒”,“肃王蘭香酒”,“高袓菊萼酒”,“玫瑰花粉酒”和“桂花酒”等。

清朝德龄在《御香飘渺录》中,记载慈禧太后入宫后长期用含有花粉“耐冬花露”洗浴(是先用黄酒浸泡花粉,再研碎调制而成)虽至暮年仍“嫩质疑无骨、柔肌倍有香”。明末秦淮名妓董小宛爱食花蕊,惯用荷花花粉制成冷盘食用,藉以强身美容。

 

相关阅读